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理财投资

巴菲特的估值逻辑 20个投资案例深入复盘

来源:金农网 | 2018-08-27 06:28:00 
    大家好,我是凌鹏。今天我们所要介绍的这本书,书名叫《巴菲特的估值逻辑――20个投资案例深入复盘》。

  接下来我们开始讲解这本书的第三部分,这部分其实就是我自己阅读完这本书以后的心得体会,我还为此写过一篇读书笔记大家可以到我的公众号,“凌鹏的策略随笔”上去看。

  读完这本书以后,我有四个心得体会。第一个就是“投资于人,一本万利”。应该说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吕不韦就曾经提出这一个观点,他认为对于所有的投资来说,最终投资于人是最重要的。我认为在巴菲特的整个投资生涯中,特别是越到后面的时候,他的投资理念也是越来越接近这一点的。

  我们都能感受到世界的变化是非常快的,对于任何一家公司来说,它可能在一开始的时候非常伟大,但是到后面它也有可能会被颠覆。比如诺基亚、爱立信、柯达胶卷最开始都是非常伟大的,后来之所以被颠覆,根本的原因可能也不在于公司本身的管理问题,而是因为这个世界变化很快。所以说投资一个公司只是一个短期的行为,但如果说你要投资五六年的时间,就必须要从产业的角度去判断,因为一个产业,或者说一个赛道的持久性相对来说会更长一点。

  比如说你看好互联网,互联网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家用化,到现在不断的通过变种的方式像病毒一样繁衍变化,从一开始的互联网到后来的移动互联网,到未来的话可能是工业互联网,它不断在变化,所以看产业相对来说会比较长远。但是从产业角度判断投资前景也只能支撑一二十年的时间,如果说你想要买入一个公司,并一直持有永远不卖出的话,就必须要投资于人,因为任何的变化最终都会通过人体现。如果你能够找到一个真的非常好的管理者,他会替你去应对很多的行业竞争或者行业挑战,会使你免于很多问题的打扰,这就是为什么巴菲特的每一个成功投资案例背后往往都有一个优秀的管理人。

  比如说运通公司的霍华德・克拉克,他是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当时巴菲特之所以投资运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什么?那就是色拉油事件出来以后,其实依据美国的法律,克拉克可以不用赔偿这一事件导致的损失,但是克拉克坚持去赔偿。巴菲特恰恰就是看好克拉克正直的本性,他认为这样的人能够把一家公司管理得非常好。所以再加上对运通公司无形价值的评估,巴菲特最终向美国运通投入大量资金。

  再比如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我在上一讲中已经说过了,它本质上是一个失败的案例,纺织业是没有什么前景的,但是巴菲特为这家公司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管理人,名叫切斯。这个人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兢兢业业,但是最终其实也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股权,所以他也只能成为一个收入不错的中产阶级,他并没有在巴菲特整个投资企业当中得到很多收益,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一直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努力工作。

  还有内布拉斯加家具卖场的B夫人,B夫人应该是在很晚的时候创立了这个公司,她在90岁左右时才把90%的股权卖给了巴菲特,但是她依然努力工作到104岁,中间是没有休息的。在把公司卖掉以后,B夫人依然像对待自己的公司一样努力工作了14年。

  再比如《华盛顿邮报》的凯瑟琳・格雷厄姆,她也是一个女强人。还有像可口可乐的郭思达。巴菲特之所以选择在1988年开始买入可口可乐,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郭思达。因为之前可口可乐曾经走过弯路,采取多元化战略,甚至放弃一些比较经典的品牌。而郭思达上任以后开始做减法,把整个的产业进行收缩,最终凸显出可口可乐的经典性质,使一些老可乐的品牌重新焕发生机,所以巴菲特认为可口可乐的生机又重新回来了。

  所以我觉得人是我们在投资中需要非常重视的一点,如果想做十年以上的投资,你就必须要看到这个公司优秀的管理层,否则的话一旦这个行业或者公司遭受冲击,某种程度上投资就可能会失败。所以我觉得投资中最核心的因素还是人,这也是为什么巴菲特非常重视人这个因素。巴菲特曾经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如果你要投资一家公司,你应该先问问自己,愿不愿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的创始人。这是我的第一个心得体会。

  第二个心得体会就是你必须对价值有清晰的认识。我在上一节中曾经说过这本书的每一篇文章都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讲基本面,第二部分讲估值和股价。从基本面到估值和股价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跳跃,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跳跃,因为好的公司未必等于好的股票。

  所以除了对这个实体世界有清晰的认识,你还必须要知道这一基本面在虚拟世界当中到底值多少钱,而这一点恰恰是投资中最难的,也正好是体现专业性的地方。这种专业性体现在告诉你一个公司或者一个基本面以后,你能够迅速地评估出公司在当前的市场当中应该值多少钱。这个能力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它要求投资者不但非常了解基本面,更要了解市场。

  巴菲特号称自己是不看市场的,但是我认为他对美国市场是有着深刻的认识的,因为他对每笔投资都精确地计算过价值,而且都是等到投资价格远低于价值的时候,就是有很大的安全边际的时候,他才出手。而且我认为巴菲特的估值方法从早期到晚期经历了很大的变化,比如说在一开始巴菲特合伙人公司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桑伯恩地图和登普斯特农具公司,他其实采取的是比较典型的格林厄姆的“雪茄烟蒂”式的投资方法。

  但是到了美国运通、喜诗糖果、《华盛顿邮报》和《布法罗晚报》时,巴菲特就开始采取更加多元的估值方法。但是不管哪种方法,巴菲特都在其价值的基础上预留了安全垫,他对价格的选择其实是非常苛刻的。再加上后来的资金规模越来越大,基于对体量的要求他需要耐心等待。

  比如美国运通,巴菲特是在出了色拉油事件以后才买入的,政府雇员保险公司是在1976年濒临破产,股价从61美元跌到两块钱的时候才开始买的,可口可乐是在1987年的股灾中股价跌了25%以后他才开始买入的。所以我觉得巴菲特对价值有一个很深刻的认识,他不是说看到一个好公司的时候就非常冲动,不管任何价格就去买入。看到一个好公司的时候,如果它没有一个很好的价格,巴菲特可能会一直等一直等,直到这个公司的价格由于某种事件出现了很大的偏差。

  比如说我们刚才讲到的政府雇员保险公司,这个公司巴菲特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但直到1976年公司濒临破产的时候,他才开始买入。再比如他为了投资可口可乐等了将近20年时间。这就是我的第二个心得体会――投资,特别是价值投资,不是说对公司、对基本面有了解就可以,你必须要对价值本身有清晰的认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尔街见闻。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更多>>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