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创富故事

一二级市场都在“过冬”,GP们却在加码天使投资

来源:金农网 | 2018-07-13 19:59:42 
  今年以来,一二级市场的不景气让不少投资机构收紧了“腰包”,对于投资的标的选择和出资金额表现得非常谨慎,甚至有投资机构逐渐退出风险较高的早期投资,转身寻找确定性较高的标的。很早以前,就有业内人士曾宣称“早期已死”,但与此同时,却有投资机构反而加大种子期、天使期项目的布局,从中央到各地政府也在政策和资金层面鼓励天使投资的发展。不难发现,如今的天使投资已经逐渐从个人投资者发展到机构投资者,天使投资机构化的趋势越发明显。

  近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宣布将全面发力天使投资,在投资序列中单列“红杉种子基金”,除重点布局红杉关注的科技/传媒、消费服务、医疗健康、工业科技四大领域外,尤为关注TMT行业,包括消费互联网、互联网金融、企业服务、医疗、教育IT、区块链和跨境出海等方向。“红杉种子基金”将全面提升红杉中国的早期投资板块,为创业者打造“一条龙”式全链条融资渠道。

  该基金的三位合伙人分别是郭山汕、郑庆生、曹曦。资料显示,郭山汕侧重于电商、O2O、物流出行等线上线下融合领域,曹曦更关注年轻用户群产品,郑庆生则侧重在消费互联网、内容平台及企业服务。实际上,在过去10多年里,红杉中国在天使阶段已投资了100多家初创企业,如美团点评、360等,红杉在其种子期就开始介入投资。但是和很多风险投资机构一样,天使投资以前一直没有被单列出来。

  曹曦称,红杉种子基金将采取“一次过会,当天出TS”的高效决策机制。聚焦早期优秀创业者,重点关注创业者的经历和对行业的理解、经验、资源、人脉等,找到有深度思考能力、对产业有深刻洞察的人。

  而郑庆生则表示,红杉种子基金建立在红杉过去早期项目投资的成功经验基础上。随着这个快速和高效机制的建立,红杉将以更加积极的态度投入到种子期项目投资中,并且会一如既往地与各个优秀的天使基金,开展多维度开放型合作,共同建设中国的早期基金生态。

  知名天使投资人谢一鸣在深圳2018天使投资高峰论坛上曾表示,当前形势下,投资阶段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界限,风险投资机构拓展初创型企业投资阶段,会更早的发现优秀的项目,为后续投资做准备,从而形成全链条布局。

  市场遇冷早期投资或能避险

  周期长、风险大、竞争激烈,但却潜藏着巨大的机会,早期投资曾在2014年至2015年间掀起一场波澜壮阔的全民“天使”运动,但伴随创业热情回落、优质项目减少,这两年的早期投资似乎有所降温,甚至有投资人发文大呼“早期投资已死”。据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观察,这两年确实有一些天使投资人开始组建团队,成立机构,募集资金,参与到中后期项目中去;也有一些原本做早期投资的创投机构开始募集更大的资金投向中后期项目。

  但无论早期投资变得如何艰难,倘若押对一两个项目便将获得巨大的回报。曹曦也表示,做这么早期的投资,最后很可能是5%的项目带来95%的回报,押对一两个优质项目比投出一堆中等项目都更有意思。

  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也曾在一个论坛上公开表示,早期投资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他认为,中国的创业浪潮现在愈演愈烈,优秀的创始人越来越多。没有早期投资他们没法融资、无法发展,就更加没法变成未来的今日头条、腾讯、阿里巴巴这些巨头企业了,所以,他并不认同“早期投资已死”的说法。他表示,经纬中国还将加大天使和早期的投资。

  在投资机构募资难全面爆发,多个新兴公司上市频频折戟的情况下,资金将表现得更加谨慎。在这种情况下,易凯资本CEO王冉预计,未来6-18个月一级市场的资金会流向两端:处于早期、由知名创业者和科学家创立的企业和中晚期垂直细分行业的头部企业,而那些夹在中间的,只有等估值调整到位后才会变得对投资人有吸引力。在他看来,早期公司的投资金额相对较少,投资享受到的银行配资不多,因此受资管新规影响不大。此外,早期融资也有泡沫,但毕竟离“最后一棒”距离还远,投资人不会有那么多的心理恐惧。

  实际上,今年以来从中央到地方都逐步加大对天使投资的支持力度。就在今年5月,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布通知,将创投和天使税收优惠政策推广到全国范围内实施,创投机构和天使投资个人投向种子期、初创期科技型企业,按投资额70%抵扣应纳税额。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整个行业的投资路径,促使更多资金向初创型企业倾斜。

  而央行行长易纲也在日前表示,针对初创期和成长期的小微企业,金融部门要着力培育和壮大天使投资人群体,增加对初创期小微企业的投入,并完善创业投资、天使投资退出机制,同时对创投基金所投企业上市解禁期与投资期限实施反向挂钩安排,促进早期小微企业资本形成。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创业资本汇。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更多>>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