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改分门”震惊日本社会 招生公平究竟如何实现

来源:工人日报 | 2018-08-14 09:21:48 

  招生背后的社会课题

  近日,美国哈佛大学、日本东京医科大学等高等学校,接连遭遇招生公平性质疑。“公平”是高校招生毋庸置疑的基本原则,但要将其真正落实,往往需要解决更加宽广的社会课题。

  “改分门”震惊日本社会

  据日本《朝日新闻》8月9日报道,“东京医科大学入学考试歧视问题当事者与支援者之会”于当天成立,该团体旨在声援曾报考该大学的女性考生。

  引爆东京医科大学招生丑闻的导火索是一名文部科学省前官员的儿子在不正当加分后入学。7日,东京医大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校方的调查报告。

  据查,该校招生考试分为两轮。在首轮考试中,该校给予特定“关系生”10分至49分的加分。在第二轮考试中,校方对所有考生的分数乘以0.8的系数,再给应届男考生和复读两次以内的男考生加20分,给复读3次的男考生加10分,而所有女考生和复读4次以上的男生则不加分,即变相扣分。

  报告承认,东京医大从2006年起就对考生分数进行暗箱操控。东京医大常务理事行哲男、代理校长宫泽启介代表校方鞠躬谢罪,同时反复强调学校现任领导层“并不知情”。目前,东京医科大学正在研究对受到不公正待遇的考生进行补录或赔偿。日本文部科学大臣林芳正7日要求对全国其他医科大学和大学医学部进行紧急调查,以确认是否也有同样的歧视现象。

  日本《每日新闻》认为,东京医大“改分门”暴露了医科大学招生中歧视女性的通病,这种情况可能不只在东京医大出现。有数据显示,2018年东京医科大学男考生录取率为8.8%、录取141人,而女考生录取率仅为2.9%、录取30人,呈现明显差距。一项对日本全国51所国立大学、31所私立大学医学部展开的调查显示,这些学校男学生人数普遍为女学生的至少两倍左右;此外,在大学医学院里,性别不均衡和针对女学生的不公正看法也广泛存在。

  哈佛大学被诉歧视亚裔

  无独有偶,在与日本相隔万里的美国,一场有关高校招生公平的论争,也正如火如荼地展开。

  近日,美国民间非营利性机构“大学生公平录取”(SFFA)组织向波士顿法院提交调查报告,控告哈佛大学歧视亚裔美籍申请者。7月31日,156个亚裔组织与美国亚裔教育联盟、美国亚裔法律基金会联手,向法庭提交一份“非当事人意见陈述书”,声援SFFA对哈佛大学提起的诉讼。

  SFFA提交的调查报告由杜克大学经济教授阿西迪亚科诺完成,后者研究了自2014年起逾16万名申请入读哈佛的学生表现,发现哈佛大学在评价亚裔申请者时,对录取的一个重要评分标准即“个人特质”项普遍予以较低评价。报告举例说,假设亚裔申请者录取比率为25%,如果他是白人,且成绩不错,录取比率会升至36%,若为拉丁裔及非洲裔,比率则分别升至75%及95%。SFFA表示,调查清楚显示哈佛大学在招生时更倾向于白人、非洲裔以及拉丁裔学生,并一直对亚裔申请者采取压制的行为,以控制亚裔申请者的录取比例。

  然而,哈佛大学方面当天也发布了一份由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家戴维・卡德所作的报告。报告的素材与阿西迪亚科诺所用素材相同,但所获结论迥异。卡德分析各种因素后认定,学生亚裔背景对哈佛录取结果的影响“就数据而言几乎为零”。

  尽管双方各执一词,但美国亚裔学生申请名校难,恐非空穴来风。研究表明,以满分为1600分的SAT考试成绩为衡量标准,非洲裔学生和西班牙裔学生可分别获得相当于230分和185分的“照顾”,而同为少数族裔的亚裔学生则恰恰相反,面临相当于50分的“惩罚”。《纽约时报》说,亚裔学生必须要比白人学生的SAT成绩高出140分,才能获得同等待遇。亚裔学生若想与其他族裔学生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所需的额外付出,被美国社会称为“亚裔税”。

  除了分数外,哈佛大学历年最终录取亚裔学生的比例似乎也颇有“规律”。美国智库凯托学会的高级研究员伊利亚・夏皮罗告诉新华社记者,虽然在所有申请大学的学生中,亚裔群体的增长速度最快,但美国最抢手大学录取的学生当中,亚裔群体占比同25年前相比变化不大。SFFA在提交的报告中就此认为,“如果没有人为的操纵,这种事发生的几率不到百分之一,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哈佛大学是有意为这些申请者的录取率设定底线的。”

  高校公平背后的社会课题

  日前,日本一家以女医生为对象的网络杂志就“改分门”开展了一项问卷调查,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参与调查的103名女医生中,竟有18.4%的受访者对校方做法表示“理解”,有46.6%的受访者表示“能在一定程度上予以理解”,两者之和占比为65%。

  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在批评东京医大歧视女性之余,也承认当前的日本社会依然存在女性因怀孕、生育不得已中断职业生涯的情况,因此为女性营造婚后可以继续工作的社会环境至关重要。有分析人士指出,东京医大的“改分门”反映了日本社会特别是职场对女性等特定群体根深蒂固的歧视与制度安排的不公,而这要彻底改变尚需时日。

  尽管“改变尚需时日”,但“改分门”本身属于不公平的做法,这一看法至少在日本社会取得了共识。而与此相比,美国亚裔学生与高校招生既有规则间的斗争,也还陷于暧昧不清的争论当中。

  对于SFFA和亚裔组织有关“偏向非洲裔和拉丁裔”的指责,哈佛校方援引美国最高法院的一份裁决称,学校有权将肤色作为招生时的一项考量因素,因为这样做可以保障校园的“种族多元性”。哈佛大学前校长福斯特则声称,“哈佛的做法既合法又公平”。

  另据美国《星岛日报》本月3日报道,在上百个华裔组织声援SFFA的同时,包括“常春藤盟校”在内的美国16所著名大学,以及哈佛大学校友会、学生团体、法律与教育专家协会等超过70个组织发文力挺哈佛大学促进校园多元化、将族裔列入考量的招生政策。

  事实上,此次哈佛大学面临的争议源自美国上世纪60年代的平权运动,以及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时期旨在促进校园多元化出台的指导文件。但这些政策的受益者只是少数族裔中的非裔和拉丁裔等,同是少数族裔的亚裔却被排斥在外,和白人学生一起成为所谓“逆向歧视”的对象。

  然而,正如美国凯托学会高级研究员夏皮罗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所援引马丁・路德・金的话,“应该以成绩和品格评判一个人,而不是肤色。”哈佛大学法学院荣休教授艾伦・德肖维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持相同看法:“从原则上讲,为了给别的族裔更多空间而歧视亚裔学生的行为是错误的。”

  有专家指出,要在教育上帮助非裔和拉丁裔等族裔,真正有效的做法应该是在基础教育上着手。不在基础教育阶段提供帮助,反而到大学阶段才向少数族裔倾斜,这是本末倒置的办法,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更多>>精彩图片